您好,歡迎您來 成都太阳城集团官网科技有限公司!   請登錄| 立即注冊| 會員中心| 收藏本公司 | 設為主頁

業內信息

大數據“孤島”如何實現突破?

2017/03/27

大數據產業快速發展的今天,大數據應用仍然遠遠落後於大數據建設,而這種情況的最重要因素就在於存在各種形式的“壁壘”,無法實現充分的分享與流通,這也製約了大數據產業的發展潛力。那麽,該如何實現突破呢?

大數據“壁壘” 製約產業發展 應如何實現突破?

不久前,在工業和信息化部位於北京萬壽路的機關裏,一個行業內部的會議——工業和信息化部大數據行業組織對接座談會召開了。工信部軟件司相關領導和來自全國的大數據相關行業組織代表30餘人,一起研究討論了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大數據企業調查的具體行動步驟。這次會議的工作任務實施,將為我國全麵開展完善大數據產業發展體係提供重要基礎信息。

大數據企業發展良好 交易平台業已起步

當前我國大數據企業發展勢頭良好。去年底工信部發布《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中提出,“加快大數據產業主體培育,培育一批大數據龍頭企業和創新型中小企業,形成多層次、梯隊化的創新主體和合理的產業布局,繁榮大數據生態”。在大數據資源建設、大數據技術、大數據應用領域湧現出一批新模式和新業態。龍頭企業引領,上下遊企業互動的產業格局已經初步形成。僅僅一兩年的時間,我國的數據交易所從無到有,已經突破10家了。

在國外,數據流通產業始於2007年。隨著大數據產業市場規模的迅速擴大,數據交易業務得到快速發展,湧現出微軟數據市場、亞馬遜公共數據集、甲骨文在線數據交易、富士通數據市場等一批知名數據服務商。這些公司有的專注於政府數據,有的提供多樣的數據服務,形成了總體上豐富多樣的數據交易市場。

而在我國,數據交易產業已經起步。2015年4月,國內第一家數據交易平台——貴陽大數據交易所正式上線。截至上個月,我國已經建成並運營的大數據交易所或交易平台已經超過10家。預計到2017年年中,這一數字將達到15~20家。可以說,平台建設正處在井噴期,而且平台的變現能力正在得到穩步提升。

壁壘讓大數據“沉睡” 如開放將有重大利好

國際數據公司(IDC)的數據顯示,按目前發展趨勢,預計2020年全球大數據總存儲量將達到44ZB(1ZB約等於10000億GB)。我國數據總量為909EB(1EB約等於1000億GB),占全球數據總量的13%。

目前數據層麵的壁壘普遍存在於政企、企業間,業內人士表示針對現狀普遍是通過購買和“爬蟲”(自動獲取網頁內容的手段)的方式獲取,但數據存在不準確、不全和非結構化等問題。

相關研究報告稱,2017年國內大數據技術和服務市場的複合年增長率預計將達28%,市場規模約320億美元。

但從國內看,以國有數據資源和公共數據資源為主的大量數據像“冰塊”一樣無法流動。據市場分析測算,政府掌握的直接和間接數據占總數據量的70%,其中大部分在公共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這塊,比如醫院、公交體係等。

中科院院士梅宏在此前接受采訪時說,“一些掌握數據資源的機構或部門不願、不敢、不會開放共享數據。”不願,是因為覺得自己的數據很重要,要掌握在自己手上;不敢,是因為沒有法律、標準支撐,擔心數據安全;不會,則是受製於數據技術研發瓶頸。

業內人士指出,大數據時代的數據資源廣泛散布於政府、行業、企業三個子係統中,其中,信息數據資源80%以上掌握在各級政府部門手裏。而與此同時,區域部門間基本實現共享的省級地方僅占13%,區域部門間少量實現共享的地市和區縣僅占32%和28%,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在地市和區縣進展緩慢。

“如果更多數據可以開放,將會對產業轉型、政務和公共服務效率提升等大有裨益。”上海至信普林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顧敏潔說,“比如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自2006年起公開金融信息後,催生了一批金融信息谘詢服務公司,其中還有5家上市公司,拉動的就業人數也非常可觀。”

大數據“孤島”如何實現突破?

2015年國務院印發的《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明確指出,要引導培育大數據交易市場,開展麵向應用的數據交易市場試點,探索開展大數據衍生產品交易,鼓勵產業鏈各環節的市場主體進行數據交換和交易,促進數據資源流通。這一文件從政策層麵肯定了數據流通市場的地位,但數據資源交易機製和定價機製都還未明確,規範交易行為的舉措都還在研究製定中。

要打通數據孤島,一方麵是技術上的革新和標準化的推進,同時包括數據安全領域建設。“在物聯網時代,需要從政府等層麵推進包括身份識別、信息安全係統等龐大的安全體係建設。”中關村大數據產業聯盟秘書長趙國棟說。

全國信息安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大數據標準工作組成員張群介紹:“目前全國信息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已推進獲批了6項大數據領域的標準,包括了大數據技術參考模型、數據能力成熟度評價模型標準等。”

另一方麵,在法律維度,立法推進的前提是明確數據權屬。對此,趙國棟建議,可以參照土地管理的做法,將數據權屬劃分為所有權、處置權、使用權和收益權。“例如處置權應歸國家,規定歸檔、刪除的各種條件等。隻有權屬清楚才能推動法律保護。”

日前,大數據流通與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正式落戶上海,該實驗室由國家發改委批複成立,不僅是國家大數據產業創新體係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進一步落實國家“十三五”戰略布局,促進大數據產業健康發展的重要舉措。

大數據流通與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是國家在大數據流通領域部署的首個麵向應用的創新型平台。”中國聯通集團副總經理薑正新表示,該實驗室將有力支撐國家重大戰略任務和區域協同發展,提升大數據行業自主創新能力,解決我國大數據共享交換及交易流通不暢、標注不明、數據質量參差不齊等問題。

未來,政府與大數據行業、企業應著重解決基礎性的標準、安全和技術等問題,這樣大數據產業就一定可以走出“孤島”,全麵提升市場流通與交易的發展前景,為我國經濟領域變革提供重要動能。

換一張